Pages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半个恋人-

又到了梅雨季,雨水比那台陈旧的闹钟还来得准时,

坐在窗台前,捧着杯白烟缕缕的爱斯普利索咖啡,

她幽幽地看向窗外,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咖啡冲得太浓呢?

怎么好像苦到让人受不了


窗外的小巷在这细雨蒙蒙的夜里还是依旧喧哗四处,

与屋里的寂静有着强烈的对比,

电台里的主持人在这刻像是与她有心电感应似播了张靓颖 的〈画心〉,


看不穿 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 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 一场梦 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似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看不穿 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 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 一场梦 爱是生命的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我的心只愿为你而割舍
 

听着由那优美的嗓音,嚼咽着颗颗感伤的歌词,

她好像可以感受到〈画皮〉里的九尾狐对王生的执著,

爱得心甘情愿也爱得痛斥心扉,最后还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值得吗?

她想爱过的人,都会觉得为爱是可以那么盲目。


她爱着他不为人知,不是没勇气而是没结果,

她爱他,所以情人与朋友之间,

她选择当他心中分量最重的知己,

因为她太了解她所深爱着的男人了,

他的女友换个不停并不是他太花心,而是太过的痴情,

他还在等待离开他的那个人,

她并不怪他,因为她也在等待。


她隐瞒得很好吧?所以她才可以更靠近他。

他开心时,第一个想起的人会是她,

他生气时,第一个电话会是打给她,

他伤心时,第一个要找的人还是她,

与其当个虚有其名,没有实的女友,

她情愿当他心目中第一的粉红知己,

因为她知道把他和那个女孩拉得最远的距离并不是伦敦,

而是那滴滴嗒嗒在流逝的时间,她愿意等待。


‘叮咚’,门铃响起了,她抹开脑海里交错的思绪,

调整了心情,去了一身的寂寞,

打开家门,他来了!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forgive others but not yourself........................................

六月 said...

独处是情绪上地一种安慰。